大发六合彩

 

雪润子午岭

文章来源:政府办 作者:师正伟 发布时间:2018-01-03 阅读: 次    【浏览字号选择:

  入冬以后,能遇上一场好雪,对子午岭来说绝对是上天的恩赐和眷顾。

  子午岭的小雪就是上天赐于它的精灵,一片片灵动而柔美的雪花犹如一个个跳动的音符,沿着子午岭的山脉和脊梁自由洒脱的飘落下来,像鹅毛飞舞,像芦花飘荡,像柳絮飞扬,轻盈而柔曼,随意而温和,清淡而素雅,带着些唐诗宋词的韵味,捧在手心里似乎也不会融化。此翻景致,便是诗句“花雪随风不厌看,更多还肯失林峦”的最好注脚。



  雪中子午岭在阳光的润泽下显得飘逸而秀丽!那是一份不需要任何点缀的洒脱与孤傲!默立于群山之巅,翘首仰望茂密的子午岭,一棵棵头顶皑皑白雪的参天大树,以奇形怪状的姿势傲立在冰天雪地之上。最是那落满积雪的天然油松林,在寒风的雕琢下,英姿飒爽,苍劲有力,总是吸引人的目光向上,再向上;那些小灌木就像白了头的小蘑菇,一个个争先恐后探出小脑袋,怕人忘了自己的存在。



  那些枯枝干藤凝结成明晃晃的冰凌子,似形态各异的冰雕,栩栩如生的挂在枝头上,像一枚枚窗花在玻璃上散发着耀眼的光芒。拖着长尾巴的松鼠,伶俐可人的小鸟偶尔在林间窜来窜去,惊得一串串雪粉嗖嗖掉落,让人恍若置身于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”的幻境。

  这时候,你看雪似乎不像雪,而像洁白淡雅的梨花在飞舞,又像一只只雪白的蝴蝶在林间嬉戏,又如一群可爱的蜜蜂在展翅舞蹈。面对此情此景,我自己的思想已经左右不了自己的情绪,望着眼前一片雪白,我想起了老家梨花飘落的时候,洁白的雪花和梨花一样惹人怜爱,便又想起了慈祥的奶奶,奶奶就是在那个梨花飘落的季节离开的,一片硕大的雪花似乎就是奶奶的化身,在我眼前晃来晃去。



  此时,我忽然觉得,雪也能温暖人的心,难道不是吗?韩愈当年就有:“白雪却嫌春色晚,故穿庭树作飞花”的感慨!

  子午岭的大雪是霸气而张扬的,铺天盖地的雪花纷纷扬扬,总是以恢宏的气势霸占了你的视野。我有幸在一个“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”的中午,亲眼目睹了子午岭“燕山雪花大如席,片片吹落轩辕台”的胜景。那如瓦片似的雪花一片接一片肆无忌惮的从空中飘落下来,像天上的玉女把白云揉碎了散向大地。刹那间,模糊了人的视线,模糊了天际轮廓,让人分不清哪里是天,哪里是地。 



  一片雪花对应着一个生灵,一个生灵对应着一个憨态。瞧,一棵棵松柏长出了白须、白发、白眼眉,犹如一个个仙界老寿星来人间赴会。胡杨、白桦、杏树本来光秃秃的树杈上挂满了毛绒绒的雪球,一个个露出桀骜不驯的本色,好像一队队古代兵将驻守边陲,白旗、白甲、白头盔。一如诗仙李白的吟诵“应是天仙狂醉,乱把白云揉碎。” 子午岭的大雪就是以这样的姿势,亲昵着子午岭的山川草木。

  “山南山北雪晴,千里万里月明。” 雪后的子午岭氤氲在银装素裹中,空山寂语,洗练明媚,给人一种开旷、悠远的感觉!

  圣洁的冬雪掩盖了所有的萧瑟、荒芜、残痕的踪迹,整个子午岭变得洁白而敞亮,晶莹而剔透。那种洁白和纯粹,仿佛格林童话中那位优雅的冰雪美人,在冬日的暖阳中款款踱步。



  一阵寒风吹过,那些枯枝败藤,老树残枝,经不住积雪的厚重,“咔嚓”一声,为生命画上一个残缺的句号。唯有护林员和他身边的小狗呵出的一团又一团白气,便是这寂静的山林跳动着的脉搏了。 



  雪,是子午岭的魂。她用一片深情滋润着子午岭的万物生灵,普照着天下吉瑞。冬天的子午岭孤独而清冷,凋零又寂寞,但一场适时的大雪,恰恰为它披上了一袭美丽的纱衣,反而让它显得厚重而深遂,清澈而亮丽。



  古语云:眼中有物,满目皆可生香;心里有景,荒凉亦是繁华。置身白雪皑皑的子午岭,你看到的,不仅仅是一幅美丽的雪景图,还是一座活着的自然景观生态园,更是一部记录人文地理的百科全书。我便思忖着:当一个人能把孤独当成一件华丽的外衣时,他的精神上一定高悬着一盏明灯。只要精神不屈,任谁也摧毁不了你!

 

(编辑:张肖   审核:罗志立)